贺某与成都市武侯区某实验学校教育机构责任纠纷案,律师担任受害方代理人,通过多方谈判达成庭外和解,有效促使学校承担侵权赔偿责任。案号:(2020)盈成民字第2225号。

一、案情简介:2020年6月,成都市武侯区某初中二年级班主任孙某因发现学生小小违规使用手机,即以在班上公开扯头发、打脸部等公开羞辱的方式进行管教,事情被家长得知并追问后,孙某不是积极主动承认错误,努力挽回对学生造成的伤害和影响,反而对当事家长和其它学生家长进行压制,从而激化矛盾,使涉事学生小小出现严重的厌学情绪,加之其它思想压力,使其幼小心理不堪重负,最终于打骂事件发生10日后,酿成小小跳楼身亡的悲剧结果。

二、处理过程:跳楼事件发生后,小小家长先后4次通过各种方式找到学校,要求学校承担赔偿责任,要求班主任忏悔道歉,均无好的结果,学校愿意承担的赔偿责任仅约数万元,无奈之下家长找到律师,拟通过法律途径讨还公道。律师介入后,根据案件实际情况制订了以诉讼促谈判、以谈判促和解的处理方案,从资料准备,友人斡旋,私下沟通,时机选择,谈前施压等诸方面精心开展谈判准备工作,并充分借力多方谈判机会,最终促使校方承担了较大的赔偿责任,班主任孙某也在小小墓前痛悔教管过失。

三、律师点评:虽然案件办理似乎可以说是成功,但律师对于此案感到的只有沉重,以下借用谈判时的最后发言稍表痛惜之情,也希望家庭、学校和社会均能以此为鉴,真正保护学生,关爱学生,让他们快乐学习,健康成长!

如果协商顺利,有一个好的结果,对在座的各位来说,事情很快就会过去。吸取了教训的学校经过整改,可以涅槃重生,赚更多的钱回来;教育部门圆满解决矛盾,可以写经验材料了;人民警察侦破了要案,也应当立功受奖;律师顺利完成了案件,似乎也可以轻松一下。但是,我们的学生家长呢,尤其是她的妈妈呢?她怎么办?**********,留给她的将是伴随一生的苦痛,直到孤独终老,对她来说,也许此后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每年的清明或者随便哪一天,去到孩子的墓地,面对孩子的遗像,向那个可爱的宝贝,那个永远15岁的花季少女,***,静静地诉说一个妈妈的无尽哀思,无尽愧疚,让天堂的女儿得以安息,给世间的自己些许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