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对双方认真负责的态度正确处理家庭纠纷


案号:(2021)川0191民初15586号

一、案情简介

小波(化名、本案被告,19周岁,大一学生)与小云(化名,本案原告之一,17周岁,高二学生)为高中校友,案发前一年两人因校友活动结识,之后发展成较为亲近的男女朋友关系,并获得双方父母认同。两人在父母支持下的交往没有超出正常边界,主要体现为学业上的相互帮助,生活上的互相关心,并曾在父母的带领下一同游玩。因小云与其母亲平素缺乏有效沟通,关系一直较为紧张,小波还经常帮助协调其母女关系,一度获得小云母亲李某(本案原告之二)的特别好感。但小波最终未能处理好这种夹在中间的关系,其某些做法引起李某的误解和反感,发展至小云父母反对双方再行来往,而小云不听父母制止坚持偷偷与小波交往,最终导致矛盾激化,小云父母在采取各种方式干涉无效后,李某直接以小云及其本人的名义起诉小波性骚扰和侵犯监护权,要求小波停止侵权,赔礼道歉,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

二、办理结果

本案原告所诉事实为男女朋友交往中发生的极为正常的现象,与所谓性骚扰完全没有关系,另外原告所诉侵犯监护权也不能成立,整个诉讼还存在主体不合格及虚假诉讼的嫌疑。针对本案特点,律师一边搜集整理提交证据,一边与对方律师、承办法官反复沟通,本着对双方都认真负责的态度,直接提醒告诫的同时也通过承办法官劝解对方,坚持起诉从而将此种个人隐私和家庭矛盾搬上法庭可能产生的不利影响和严重后果,最终对方选择了撤诉,避免了将根本不应作任何形式公开的隐私内容拿到法庭上反复查证辩论,从而也避免了双方特别是女方家庭矛盾的进一步恶化,对双方而言案件如此处理都算是一个圆满有利的结果。

三、律师点评

本案律师代理被告小波,接案后通过与小波及其母亲交流,综合判断该案原告的起诉有很大的问题。首先从根本上本案存在有滥诉的嫌疑,起诉的事实和理由均不能成立,之所以仍然坚持起诉,根本目的不在于诉讼本身,而是小云父母管不了自己的女儿,无奈之下想以诉讼手段震慑双方,达到完全断绝两人交往的目的;其次从表面上看,虽然对方有代理律师,但其诉讼主体及内容均有明显问题:1、性骚扰和侵犯监护权之诉分别属于性质不同的事由,在同一个案件中无法同时处理此两种性质不同的诉讼请求;2、如果以性骚扰起诉,则李某本人没有原告诉权,她仅能以小云法定代理人的身份参与诉讼;3、如果以侵犯监护权起诉,则小云又没有原告诉权。本案除存在以上明显问题外,律师根据小波提供的情况和线索,及时指导小波向对方(即小云)收集到了双方交往完全不存在任何侵权事实的重要证据,也为促使对方撤诉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之后律师结合以上分析和本案事实整理了一份详实的证据清单提交法庭,并分别与对方律师及承办法官反复沟通,最终促使对方撤回起诉。


附:律师向法庭提交的证据清单


序号


证明对象


证据名称


证明内容




1


小波、小云双方为男女朋友关系


(微信证据)


小波、小云双方为男女朋友关系,并曾得到双方父母的认可,双方具体交往情况包括:1、小波帮助小云完成学业功课;2、小波鼓励并帮助小云发展特长;3、小波、小云两人相互鼓励和帮助,争取共同进步;4、小波作为原告母女关系的桥梁,协助小云妈妈教育引导小云,并取得了明显效果;5、课余时间,小波、小云常一同吃饭、娱乐、游玩等,并得到小云父母的认可甚至协助。




2


小云与其父母关系十分紧张,并因此向被告请求帮助


(QQ证据)


1、小云妈妈常有羞辱、责骂甚至监禁女儿的情况;2、父母的不当教育管理方式,让小云不时地产生人身和精神上的不安全感受;3、小云可能有某种程度的精神不适,与母亲关系十分紧张,处理不当可能导致危险发生;4、小云曾多次向小波请求帮助她摆脱受监禁控制的状态;5、小波在努力安抚小云的情绪,避免其做出危险的事情。




3


原告所提证据为小波、小云交往中发生的正常行为,均未超出合理边界。


(律师指导下取得的新证据)


1、小波对小云进行“公主抱”的情况,其过程完全与“性骚扰”无关,小云仅就“抱”后应当如何将她“放下”对小波进行了“批评教育”;2、一次玩笑打闹时,小波的敏感部位不慎被小云踢到,双方为此说了几句并不过分、也符合当时情景的玩笑话,属于男女朋友交往中的正常现象,与所谓“性骚扰”完全无关;3、小波为缓和小云的母女关系做了大量的正能量的说服引导工作,不仅没有影响父母对女儿的教育管理,反而有助于双方缓和矛盾,并及时制止了小云可能实施的危险行为。




4


为阻止双方交往,小云父亲以非法方式进行干涉。



(不便公开,略)




5


为阻止双方交往,小云母亲以诉讼方式进行干涉,实属滥诉行为,且违背小云意愿。


(律师指导下取得的新证据)


1、小波、小云交往完全与性骚扰等无涉,严肃的国家司法被小云的母亲用作教育子女解决家庭问题的手段,且诉讼本身违背小云的意愿。2、小云虽然是未成年人,但已满16周岁,根据其年龄和智力状况,对本案所提诉讼事实的性质,小云显然已能作出正确判断,其在与小波的交往中,始终保持有理性,能够正确应对和处理双方的交往关系,双方交往并没有超出正常合理边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