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青贮 失“陪”的青贮人


2022年6月12日临近中午,L老板来电:失联后被诉的青贮卖家要重新加微信、还款。仅仅10天前,周振毅律师收到千里外法院寄来的一份另一起H公司青贮买卖合同纠纷的调解书,是20天前前往开庭的。时值环京津冀的疫情仍间断反复、进出需报备检测,不过,法庭以审期即近届满、对方又有多名证人证言需要质证为由,坚持要求我方到场开庭。庭后,不远处的鸡鸣山在正午雨后阳光的照耀下,愈发干净、白亮。

H公司经营养殖,办公楼大厅向上直抵三层,西面墙上挂满了各式奖状牌匾,常年与省、首都多家高等院校、科研单位合作,投资和经营规模在业内可圈可点。2021年下半年,为过冬计,H公司经对北方某畜牧发达地区考察后,与当地三家青贮销售方订立了购销合同,随即支付了十数万元订金。但,大约在2021年冬季的临近春节前,H公司老板夫妇找到河北人民长城律师事务所周振毅律师,一脸地郁闷、气愤和不得其解,正是青贮收购出了问题:前不久,公司于组织十数台机器、运输车和人员前往收货时,发现订合同前考察中意的青贮消失了,窝工一周后返回,现在,连出售方的青贮人员也关机或拒接,失“陪了”…

无独有偶,L老板也经营着一家养殖合作社,与H公司经营品种大同小异,同期的秸秆收购也经历了类似的遭遇,也通过周振毅毅律师寻求法律帮助。L老板平时常刷D音、K手,2021年10月份,刷到一个感兴趣的短视频,辽宁省LY在高调兜售玉米秸秆,然后顺手拍发来的秸秆视频,哥长哥短的问候,加上高频脱口的“揉丝”、“铡段”、“水分15以内”、“无土无膜无霉变”等专业术语,让L老板深信不疑,当晚21时网络相识相交,隔天9时即在对方“打款即调车发货”的允诺下,将数万元款预付至LY妻子帐户内,便坐等收货。遗憾的是等了个寂寞,第2天,LY主动来信“没车”;更加堵心的是,此后30天内,LY只微信回复一次“才看见、睡过了”;再然后就更是L老板一个人“玩”了,在起诉前的4个月内,LY均“对方无应答”,彻底失“陪”了…

周振毅律师、刘畅律师将两件案件的信息、证材均予全面收集,在暂时排除委托人启动刑事程序的动向后,依法明晰了司法管辖、调查明确并有力、有利地补充了责任主体,与拟立案法院沟通确定了财产保全方式,随后依次推进诉讼程序,箭头所指正是实现委托人目的的方向。

外地办案过程中,有法官因认识对方劝撤保全时的坚守,和冻结帐户后进款的喜悦;有将委托人碎片式证据系统化于代理提纲的多频操作,和开庭前委托人“说漏”存在样品往来后连夜提取固定新证据的紧迫;有调解中难免的无意无形的受限,和庭审时的全身心投入积极应对的激昂;再有长途跋涉中的一路风雨,和不经意间驱车登顶时的极目豁亮。

L老板和H公司在青贮消失、青贮人“失陪”后,因为及时诉诸了法律,所以,失信者即使远在千里之外,也都在法律措施、法律威严之下,不得不浮现、不得不求和,并难以脱责。前两天的唐山路北烧烤店涉恶网络事件仍在持续发酵,相信法律的阳光和因果轮回不会遗忘每一个角落,善恶终有报,诚信赢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