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21)鲁民终39号

市北区某某饮品店、某某餐饮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等侵害商标权纠纷民事案中潍坊徐昌杰律师代理被告市北区某某饮品店,原告要求赔偿五万元,法院仅判令赔偿1万元,减损4万元。

判决节选如下

XX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XX饮品店立即停止侵犯XX公司第XX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包括拆除并销毁与第XX号注册商标近似标识的门店招牌、饮品外包装等,停止在任何门店或各网络平台(支付宝平台等)上使用与第XX号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标识信息、图片及其他资料;2.判令XX饮品店赔偿XX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五万元;3.判令XX饮品店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关于赔偿损失的数额,因xx公司并未举证证明其实际所受损失,也未举证证明xx饮品店的侵权获利,其提交的《情况说明》、市南区xx饮品店的净利润表及信息等证据与本案不具关联性,不足以证实xx饮品店的获利情况,故一审法院综合考虑生根公司商标的类型、桓祥饮品店的主观过错程度、侵权行为的情节、xx饮品店的经营规模以及生根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支付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情确定xx饮品店赔偿xx根公司经济损失10000元。

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二、三项,第六十三条第一、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条、第十六条、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判决:一、xx饮品店立即停止侵害生根公司第7862330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即停止在其门店招牌、饮品包装及支付平台使用包含“xx”字样的标识;二、xx饮品店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生根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人民币10000元;三、驳回xx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xx饮品店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050元,由xx公司负担420元,xx饮品店负担63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