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民事赔偿 未成年人 侵权责任纠纷 物件脱落、坠落损害责任

基本案情:

201554日上午10时许,林某(化名,未成年人)随同祖母王某某(其指定代理人)前往位于舒城县城关镇某在建小区的10号楼北侧围墙外自家承包田田埂摘豌豆时,不幸被该处建筑工地坠落的水泥块击中头部,随即被送往舒城县人民医院抢救治疗,同时王某某电话报警。

当日林某因伤情较重入院救治,同年525日出院,经确诊为:颅脑损伤(重),右颞叶脑内血肿,右颞骨骨折,颅内积气,头皮裂伤。后林某伤情经司法鉴定:脑外伤所致神经症样综合症;日常活动能力受限符合“道标”十级,护理期为60日,营养期为60日。

本案中林某是未成年人,事发时未满13周岁;且家庭情况特殊,其父母很早就离异,其母不知所踪已经近8年了,其父无民事行为能力,林某的监护权由其爷爷、奶奶行使。平时林某的爷爷为维持家庭生活外出务工,林某的奶奶在家务农、也打零工补贴家用,林某就读于某寄宿学校。

本案发生后,应王某某请求舒城县公安局某派出所民警多次召集各方当事人,协调处理未果;在万般无奈之下,王某某也多次向安徽省电视台数个栏目求助,依旧无果。后王某某来到舒城县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求助,申请法律援助。

办案经过:

接受指派后,本律师随即前往舒城县某派出所依法调取当时接处警情况登记表、询问笔录及案发现场照片等材料;并对该处楼盘的基本情况进行调查取证,了解该楼的业主单位、承建单位、监理单位的基本信息。其后,数次陪同王某某前往该楼盘开发商处进行沟通均未果。在多次协调无果的情况下,原告提起诉讼,要求上述各单位给于赔偿。

争议焦点:

一、 关于本案的举证责任分配问题。

庭审中,被告方提出本案的举证责任问题,主张无直接证据证明林某所受的伤害是被告方侵权所致。原告方为了证明其遭受被告方侵权事实的以及损害后果,向法庭提供了从公安机关调取的报警记录、询问笔录、现场照片等一系列相关证据。这些证据均能客观、如实的反映出侵权事实的发生情况,侵权事实同被告的施工行为之间存在关联性,足以证明损害后果和侵权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且本案为特殊侵权案件,依据法律规定举证责任倒置,当由被告方承担证明自己无过错的举证责任,若举证不力将承担对其不利的后果。

二、 被告方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方认为事情发生在施工现场之外,自己管理措施到位,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原告方认为:首先,本案中原告方无过错,且原告受伤非原告方故意或过失行为所致。其次,该项建设工地现场的安全防护措施不力,施工安全防护工作严重不符合规范要求;从公安机关调取的现场照片来看,施工现场的安全防护网多处破损、缺失,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并且被告方采取放任的态度,一直疏于安全生产方面管理,从而导致本案的发生。再次,被告方理应考虑到他人需要通行以及对这些农作物进行除草、施肥、采摘和收割等管理活动,应当采取积极的预防措施防止侵害行为的发生。

原告方认为:各被告均为建筑行业内单位,对建筑行业的各项规范熟知,均明知在安全防护网严重缺损的情况下,存在物品坠落伤人可能性,仍旧采取放任的态度,未采取任何措施进行改善和预防,导致本次伤害案件的发生,主观上存在过错,故要求三被告承担连带责任。

三、原告残疾赔偿金适用标准问题。

被告认为原告残疾赔偿金应当适用农村居民标准。

原告方主张林某虽为农村户口,但其是正在城镇全日制学校接受学历教育的在校学生,但其居住在城镇规划区域内,并且承包地已经被部分征收、其居住房屋已被征收丈量,依据相关规定,原告的残疾赔偿金标准应适用城镇居民标准。

案件结果:

案审后,在法庭主持下原、被告双方经过多次沟通,终以调解形式结案,调解结果如下:1、由该楼盘的开发商某某公司赔偿原告方各项损失60000元,于2016710日前付清;2、该楼盘的开发商某某公司在履行赔偿后享有对本案其他责任人的赔偿请求权;3、原告方放弃其他诉讼请求;4、原告方承担本案诉讼费960元。

调解书下达后,被告已经履行了给付义务。

此案件能够调解结案,避免了当事人累诉,节约了司法资源,同时也有利于当事人自愿履行,能够及时和有效的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律师感言:

本案中原告在受伤后,包括在当地公安机关的主持下进行过多次调解均无果,后也曾向有关媒体寻求过帮助,依旧无果。最终通过司法途径得以解决。

办案律师提醒各位,在受到伤害的情况下,首先固定证据后依法维权,司法机关必定会给受害人一个公正和客观的裁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