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行《婚姻法》并未对非婚生子女的监护问题做具体规定,仅在《民法通则》第16条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是未成年人的监护人。通过对外国先进立法经验的考察,笔者认为:非婚生子女父母中一方身份已确定的,由已确定的生父或生母进行监护权;父母双方身份均已确定的,如果双方共同生活的,由双方共同监护,如双方不再一起生活的,应由父母双方协商确定监护人;在生父母双方达不成监护协议时,法院应本着非婚生子女最大利益原则,综合考虑生父母监护意愿及子女的意愿等各方面的因素,选定非婚生子女的监护人。

对子女在监护权的确定如何做到保护子女利益最大化,应当同时满足子女物质上和精神上的需要。借鉴域外成熟的立法经验联系我国国情,建议从以下几方面规定:子女有表达和判断能力时应考虑子女的愿望;考虑子女与父母间的亲密程度;考虑父母做监护人的愿望;考虑父母品德状况和受教育程度;考虑父母的经济状况及生活环境。前三项体现的是主观愿望和心理认可,这应该是确定监护关系的关键所在。后两项是客观情况,虽然对子女成长很重要,但次于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