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提示

名义借款人与实际使用人不一致的责任认定

裁判要旨

如果名义借款人虽然向出借人披露了实际使用人,但出借人基于对名义借款人的信赖出借款项,要求名义借款人作为借款人,此时应认定借款关系仍然发生在出借人和名义借款人之间,由名义借款人承担偿还责任。

基本案情

原告程某某提出诉讼请求:2013年9月,被告李某某向原告借款100万元,约定2013年11月15日前还清,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四倍支付利息,其他六被告自愿为李某某的该笔借款向原告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保证期限为两年,并在借据中约定:债务人和保证人偿还、担保的范围均包括但不限于借款本金、利息以及为实现债权而支出的费用(包括差旅费、诉讼费、律师费等)。该笔借款早已逾期,原告多次催要,被告不予偿还。诉请判决,被告李某某偿还原告借款本金100万元、利息 498833.32 元、律师费 60000 元,共计1558833.32 元,并以前述本金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支付自2017 年1月12 日起至判决生效期间的债务利息;判令其他六被告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偿还支付责任;被告承担诉讼费用。

被告(上诉人)李某某辩称:一、原告诉状中所诉内容与事实不符,骗取答辩人在借据上的签名属于欺诈行为,应认定无效。真实情况是:原告与答辩人并不认识,答辩人与被告周某某通过高某某介绍认识,被告周某某因经营需要向原告借款需要找保证人,让高某某找答辩人和王某某当保证人,答辩人在借据上准备签字时,原告突然要求答辩人当借款人,让被告周某某、王某某、高某某、于某某做保证人。本案实际用款人是周某某,并注明将款项直接汇入被告周某某为法定代表人的“利津某工贸有限责任公司”的账户。当时答辩人不同意当借款人,在原告极力劝说下,答辩人才在原告提前打印好的借据上借款人一栏签字。原告当初称担保人和借款人一样,借款期限才两个月,实际用款人周某某还款不会有问题。答辩人当时认为其不用钱,实际用款人是涉案借款的保证人,且款项系直接打入实际借款人周某某控制的公司账户,认为涉案借款与其没有直接关系。原告在诉状中称 2013 年 9 月答辩人向原告借款100万元不是事实,其没有向程某某借款的意思表示。二、原告的诉讼请求早已超过法律规定两年的诉讼时效。涉案借款约定还款时间是2013 年11月15日,截至目前已过三年多时间。此期间原告和任何人没有就该笔借款找过答辩人,原告的诉讼请求早已超过法律规定的两年的诉讼时效,其诉讼请求不应再得到支持。三、原告主张答辩人向其借款不具有合理性。答辩人与原告并不认识,没有任何业务关系,原告作为个人在这种情况下给答辩人借款 100 万元不符合常理。四、原告应就其主张提供证据予以证明。综上所述,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裁判结果:

法院判决被告李某某承担还款责任 

 法院认为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被告李某某及其他被告对借据中的签字及盖章均无异议,予以确认。原告程某某、被告李某某、被告周某某在涉案借款时均对借款的真正使用人明知,但庭审查明原告系基于对被告李某某这一名义借款人的信赖而继续出借款项。被告李某某在答辩意见中称对涉案借款的来龙去脉知晓、其在签字前知晓涉案借款的实际用款人系被告周某某,并在原告劝说下同意在借款人处签字,其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对作为借款人签字的法律后果明 知,被告李某某的答辩意见证实本案不存在故意隐瞒或欺诈的情形,其关于被告周某某是借款人的抗辩主张,不予支持。此时应认定借款关系发生在出借人与名义借款人之间,被告李某某 应作为借款人承担偿还责任。涉案借款的借款人与涉案借款的实际使用人系两个不同法律主体,其在借款人处签字确认后将款项交由周某某或恒利达公司使用所形成的法律关系系另一法律关系,应另行解决。

 案例评析

对于名义借款人与款项实际使用人不一致情况下的责任承担,实践中总结各地法院的观点共有四种:

第一种观点认为,合同具有相对性,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自然应由名义借款人承担还款责任,其承担还款责任后,可再向实际使用人追偿。

第二种观点认为,民事法律行为应当探究当事人的真实意思,应该按照真实的法律关系分配责任,由实际借款人承担还款责任。

第三种观点认为,名义借款人与实际使用人为借款综合体,应由双方承担共同偿还责任。

第四种观点认为,根据《合同法》第四百零二条规定,委托人享有介入权。受托人以自己的名义,在委托人的授权范围内与第三人订立的合同,第三人在订立合同时知道受托人与委托人之间的代理关系的,该合同直接约束委托人和第三人,但有确切证据证明该合同只约束受托人和第三人的除外。

本案中,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均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判决名义借款人承担还款责任,而非根据公平原则和权利义务相一致原则判决实际使用款项人承担还款责任,也未认定名义借款人和实际使用人承担连带还款责任。对于名义借款人与实际使用人不一致的情况,应结合案件具体情况进行综合认定。第一,真正借款的实际用途不影响借款合同主体的确定,因此一般情况下,应该遵循合同的相对性原则,由合同相对方即名义借款人承担偿还责任。第二,如果名义借款人向出借人披露了实际使用人,各方的真实意思仅为借名义借款人的名义,名义借款人并不实际参与借款关系的履行活动,也不享受借款活动的利益,此时应认定实际使用人为实际借款人,应由实际使用人承担偿还责任。第三,如果名义借款人虽然向出借人披露了实际使用人,但出借人基于对名义借款人的信赖出借款项,要求名义借款人作为借款人,此时应认定借款关系仍然发生在出借人和名义借款人之间,由名义借款人承担偿还责任。

本案的处理采用了第三种处理意见,即原告程某某系对于被告李某某的信赖和信任而由其作为借款人在借据中签字,原告程某某虽然知晓实际借款人系被告周某某,但并未在出具借款时让周某某作为借款人签字,本质系对周某某还款能力的不完全信任,原告程某某、被告李某某以及被告周某某均对借款的出借人、签字的借款人和款项真正使用人明知,但庭审查明原告系基于对被告李某某这一名义借款人的信赖而继续出借款项。被告李某某在答辩意见中称对涉案借款的来龙去脉知晓、其在签字前知晓涉案借款的实际用款人系被告周某某,并在原告劝说下同意在借款人处签字,其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对作为借款人签字的法律后果明知,被告李某某的答辩意见证实本案不存在故意隐瞒或欺诈的情形,其关于被告周某某是借款人的抗辩主张,不予支持。此时应认定借款关系发生在出借人与名义借款人之间,被告李某某应作为借款人承担偿还责任。两级法院认定涉案借款的借款人与涉案借款的实际使用人系两个不同法律主体,其在借款人处签字确认后将款项交由周某某或其经营的公司使用所形成的法律关系 系另一法律关系,应另行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