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最为人熟知的一个概念,就是仁政,儒家两部经典《论语》与《孟子》多次提到,其实这也是儒家的政治理想,国家在政治上实行仁政,百姓能够安居乐业,天下能够太平,那么,儒家的仁政主要包含那些内容呢?

儒家的仁政,主要包含三方面,分别是民主政治、民生富裕与普遍教育,三位一体,三者统一于仁政,统一于民众的根本利益,统一于天下的长治久安。儒家三位一体的仁政,有哪些具体内容呢?

一、民主政治

在民主政治方面,儒家主要通过民众授权、民众监督与君民平等来实现民主,让民众真正掌握权利,实现对政府的监督,让政府对民众负责。

民众授权方面,这类主张出现在《孟子》这部书里,其中有一段是这样说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故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得乎天子而为诸侯,得乎诸侯而为大夫。对于这段话,很多人比较在意前面的民贵君轻这几句,后面的不是很重视,其实,后面这些内容也不能忽视,而且后面的内容非常重要,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得到民众信任与授权,才能做天子,得到天子信任与授权,才能做诸侯,得到诸侯信任与授权,才能做大夫。也就是说,天子,诸侯,大夫这些官员都是通过一级级授权才能做上去,他们最终的权力来源是丘民,只有丘民的信任与授权,他们才能具有为政的资格,才具有合法性。

除了民贵君轻这段话能够反映民众授权的主张,在《孟子》的尧舜禅让这一段,也能体现民众授权的主张。孟子与弟子万章讨论,孟子说尧舜禅让,是天意,是天让尧把君位传给舜,万章问,天不能说话,不能听闻,怎么能说天把君位传给舜?孟子回答,天与之,民受之,上天赋予,要通过民众认可来体现,而且他说,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民众就是天,民众授权就是天授权。当然,尧舜禹三位君主都尊重民意,按照民众授权来进行君位传承,这也是他们被儒家尊为圣人的原因,他们完全认可民众授权的主张。

民众监督方面,《孟子》当中有一段孟子与齐宣王的对话,齐宣王问孟子贵戚之卿的职责,孟子回答,君有大过则谏,反复之而不听则易位,意思是,君主有大的过失就劝谏,反复劝谏不听的,就换人,另立国君;孟子接着解释异姓之卿的职责,君有过则谏,反复之而不听则去,君主有过失就劝谏,反复劝谏不听的,就离开君主。在这段对话中,孟子主张,无论是贵戚之卿,还是异姓之卿,都有言论自由与批评建议权,君主不听批评建议的,就可以易位,行使罢免权,另立君主。孟子在与齐宣王的另一段对话中,孟子这样问齐宣王,王之臣有托其妻子于其友,而之楚游者,比其反也,则冻馁其妻子,则如之何?齐宣王回答,弃之,就是和这个朋友绝交;孟子又问,士师不能治士,则如之何?司法官员不能尽职尽责,怎么办?齐宣王回答,已之,就是罢免掉。孟子又问,四境之内不治,则如之何?一个国家治理得一塌糊涂该怎么办,齐宣王是王顾左右而言他,齐宣王看看左右把话题岔开。在这段对话中,孟子提出,朋友受托做不好事情,可以绝交,司法官员做不好工作,可以罢免,受百姓嘱托做君主的人治理不好国家,百姓同样可以弃之,已之,百姓有权抛弃他们,罢免他们。

齐宣王问孟子,汤放桀,武王伐纣,这样的事有没有?孟子回答,有这样的事,齐宣王又问,臣弑其君,可乎?作为臣下,弑杀君主,大逆不道,这样做可以吗?孟子回答,残仁者谓之残,贼义者谓之贼,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破环仁德道义的人,是残贼独夫,我只听说杀了一个独夫,没有听说弑君这回事。在这段对话中,孟子认为,不行仁政,不去维护正义,这样的人已经失去了君主资格,这样的人就是一个独夫,民众就可以像商汤与周武王那样拿起武器推翻这样的君主,这样做不是弑君,只是杀了一个有罪的人,汤武的行动又被称为革命,所以,商灭夏与周灭商是武装革命,是顺天应人的正义行动。在这里,孟子主张民众有武装革命权,通过武装革命推翻暴政,实现改朝换代。

总之,儒家认为,民众的监督不是一句空话,是通过行使言论自由、批评建议权、罢免权与武装革命权来实现对执政者的监督制约,使其不能肆意妄为,使其对民众负责。

在君主与臣民关系上,孟子有过这样一段话,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之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之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之视君如寇仇,君主与臣民的关系是平等的,君主如何对待臣民,臣民就可以同样态度对待君主,出现矛盾纠纷时,两者在法律地位上平等,从而能够实现平等博弈,不致出现失衡局面。

儒家的仁政在政治层面,就是主张民主政治,民主政治首先是君主的执政权力来自于民众授权,其次在执政过程中民众通过行使各项权利来监督君主,如果出现纠纷,二者在法律地位上平等,展开平等博弈,以顺利化解矛盾纠纷。

二、 民生富裕

在民众经济生活上,《论语》里记载了这样一个事情,孔子与弟子来到卫国,发现人口增加了很多,弟子就问孔子,人口这么多,我们首先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呢?孔子回答,富之,让他们的生活富裕起来。

关于民生富裕,孟子里有更多记载,孟子在具体措施上有哪些主张呢?

孟子首先主张轻税,征的税收只要能维持政府基本开支就可以。他是这样说的,市,廛而不征,法而不廛;关,讥而不征;耕者,助而不税;廛,无夫里之布,孟子在这里主张,货物的储存税、过关卡的关税、耕地的租税、农村的人头税都要取消,这些税都不征收,是不是说要实行无税呢?魏国宰相白圭问孟子,他说,我打算按照二十取一的税率征税,这样做可以吗?孟子说,这是貘国的做法,这个国家跟小部落相似,没有宫殿、宗庙,没有祭祀的礼仪,没有国家间的外交礼物,没有百官,实行二十取一的税率足够用了;作为一个文明的中原国家,没有人伦礼仪,没有君子士人,这样可以维持国家长治久安吗?最好的做法是参照尧舜这样的圣君的做法,如果低于尧舜时的税率,就跟貘国这样的原始野蛮部落一样,如果重于尧舜时的税率,那就跟夏桀这样的无道暴君一样,可见孟子并不主张无税,或者过轻的税收,税收要能够保障祭祀礼仪与百官的行政开支,不能过低,也不能过高。那么,税率多少合适呢?孟子跟齐宣王对话时提到过周朝的税率,周朝是井田制,八分归百姓,一分归政府,这个税率是九分之一,因此,孟子认为合理的税率,应该在九分之一上下。

除了轻税,孟子认为,要做到民生富裕,还要聚民所欲,或者说根据民意施政。孟子离娄章句上是这样说的,得其心有道,所欲与之聚之,所恶勿施尔,意思是得到百姓的心是有途经的,他们想要的给他们提供,他们厌恶的不要施行。在民生这个问题上,要遵从民意,提供他们喜欢要的,他们不喜欢的就不要去做。

除了轻税与遵从民意,孟子在民生富裕方面,还要给贫穷弱势群体提供社会保障,缩减贫富差距,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孟子第一篇是梁惠王章句,其中孟子指责梁惠王,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检,涂有饿殍而不知发,是何异于刺人而杀之?意思是,富人的猪狗吃的食物跟人吃的一样,对于这样的做法不去纠正,路上有饿殍不去赈济,这样做跟拿刀杀人有什么区别呢?接下来孟子对于梁惠王作了更为严厉的指责,是这样说的,庖有肥肉,厩有肥马,民有饥色,野有饿殍,此率兽而食人也,意思是,富人的厨房里有肥肉,马圈里有肥马,贫苦百姓却饿的脸色变了,田野里却堆满了饿死的人的尸体,这样做就跟率领野兽吃人一样罪大恶极,严厉谴责梁惠王的做法。孟子主张,对于贫穷弱势群体,对于残疾或年老的人,要给予充分的社会保障,让他们也有正常物质生活的权利。

在民生方面,儒家是通过轻税、遵从民意与社会保障三种途径,不仅要实现民生富裕,还要实现社会公平,使社会贫富差距不至于太大,真正实现民生富裕与社会稳定。

三、 普遍教育

文化上,儒家主张实行自我教育、家庭教育、国民教育,全面提高全体国民道德素质,实现国家的良好治理,从而最终实现天下太平的目标。

儒家首先是主张进行修身的自我教育,把自己道德素质提高上去,成为君子,从而迈出仁政的第一步。在这方面,儒家经典之一的《大学》对修身做了全面详细论述,要做到修身,必须通过格物—致知—正心—诚意,格物是研究事物的客观规律,致知是寻求真理,正心是端正自己内心意念,诚意是使自己具备诚信品质,也就是说,个人要不断学习,不断提高自身文化知识水平,提高自身道德素质,从而实现修身成君子的目标。

修身结束之后,就是齐家了,对自己的家庭成员实施教育,让自己家人也具备良好的道德素质,成为君子,从而实现家庭和谐。怎样实施家庭教育呢?就是自己以身作则,身体力行,自己按照君子的标准把各项家务处理好,把夫妻关系、父子关系、父女关系处理好,给家庭成员树立一个良好的榜样,带动他们也做到君子的标准,实现家庭和谐。

在自我教育与家庭教育完成后,是国民教育,除了普遍设立学校,对国民教授知识文化以外,还要把道德规范推广到政策上,以对待家人的态度,对待其余国民,实施德政,让百姓都能够享受到好的政策红利,最终实现国家善治,天下太平。

总之,儒家的仁政在文化上的主张是普遍教育,不仅每个人要进行自我学习与自我教育,每个家庭也要进行教育,所有国民也要教育,当所有人都受到了好的教育,成为道德上的君子,社会和谐也就能实现了。

四、 总结

儒家的仁政若要实现,民主政治、民生富裕与普遍教育三者缺一不可,失去民主政治,权力失去约束,就会出现暴君与暴政,社会陷入动乱,民生富裕与普遍教育无从谈起;失去民生富裕,社会贫富差距悬殊,底层的百姓就会铤而走险,揭竿而起,民主政治就会被摧毁,普遍教育也无从实施;失去普遍教育,国民素质上不去,没有国民参与,民主政治就无法顺利实施,而且,素质低下还会导致犯罪率上升,危害民生。所以,民主政治、民生富裕与普遍教育都要进行,都要实施,这才是真正的仁政。

儒家的仁政理想,对于我们今天的社会有什么作用吗?我们中华民族要实现复兴,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仁政是个很好的选择,民主政治可以为民族复兴提供政治保证,民生富裕为民族复兴提供经济保证,普遍教育为民族复兴提供文化保证。有了仁政,我们就可以再现文明辉煌,为世界进步作出我们民族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