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知识

打工女鸡场清粪中暑病危 鸡场劝其丈夫放弃治疗

来源:找法网 2011-06-20 11:37:47阅读数:

连日来,从河南来常州金坛务工的王先生的心一直揪着,因为,他的妻子杨明兰在鸡场内重度中暑,如今已是奄奄一息,鸡场方面不仅一度停供医疗费,还劝王先生放弃治疗。 昨日下午,记者赶到金坛市人民医院。她的脑干就如同被开水烫了一下!医生说,杨明兰属于重度中暑,脑

连日来,从河南来常州金坛务工的王先生的心一直揪着,因为,他的妻子杨明兰在鸡场内重度中暑,如今已是奄奄一息,鸡场方面不仅一度停供医疗费,还劝王先生放弃治疗。

  昨日下午,记者赶到金坛市人民医院。“她的脑干就如同被开水烫了一下!”医生说,杨明兰属于重度中暑,脑干功能丧失,当时发高烧到42℃,很危险,现在的情况是说不行就不行了,再下去就是脑死亡。脱离呼吸机,杨明兰就不能呼吸了。

  王先生儿子和女儿今年分别同时考取了重点大学和重点高中。为供养孩子们上,他们夫妇于2008年到常州市立华畜禽有限公司鸡场打工,签了三年劳动合同。学  今年元月份,夫妻俩被派往立华牧业有限公司下属的金坛市兴牧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工作,这个基地刚刚建成,工人白天在闷热潮湿的鸡棚内工作,晚上必须住在基地搭建的铁皮房里,而且厂里实施全封闭管理,要求员工必须24小时工作吃住在基地。

条件不好,咬咬牙也就过去了,偏偏今年8月份,金坛当地出现了“半个世纪一遇”的极端高温天气!

  先听听她丈夫怎么说

王先生向记者回忆了让他刻骨铭心的那几天——

  今年8月10日,因为鸡棚要引进一批小鸡,场里领导便要求杨明兰3天内将其所管理的鸡棚内的鸡粪全部清理掉,8月12日,杨明兰有点不舒服,中午饭没吃得下去。但是任务没完成,她下午没敢休息。下午的工作她几乎是在恍惚中撑过去的,还因为身体不灵便被运送鸡粪的翻斗车砸中左腿。晚上一下班,杨明兰没吃晚饭没洗澡就一头栽倒在床上,说自己“头晕恶心”,让丈夫去买点解暑药,就睡着了。

  8月13日早上6点,丈夫叫她起床时,杨明兰已经昏迷不醒。“我赶紧找到场领导,把她送到附近的医院抢救。”王先生称,刚送到医院不久,就接到医生告知,杨明兰病情危重,必须立即转院,随后,杨明兰被转入金坛市人民医院抢救。经该医院初步诊断,杨明兰是重度中暑。

  从8月13日至今,杨明兰一直昏迷。立华公司在支付了几万块钱的医药费后,多次找到王先生他们谈话,说救治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要求放弃治疗。从8月30日开始,公司就停止支付医药费,要求费用家属“承担一半”。

再看看鸡场怎么说

  家属挪用了治病钱,至于工伤保险是工人自己不让缴

  随后,记者联系上了常州市立华畜禽有限公司的负责人程某,程某解释说,他是金坛市兴牧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股东,杨明兰现在不是他的员工。发现杨明兰中暑当日,杨明兰就被送往医院急救。住院前期,公司支付了近7万元的治疗费,但仅有58000元用于医疗费用,剩余的12000元,家属不再用于医疗费用。同时,公司还认为,对于杨明兰的治疗费用,家属至少应该承担一半,同时,中暑的时间是早晨6点左右,而公司的上班时间是早晨7点至11点,下午14点到18点。程某也承认没有给工人缴纳工伤保险,但这是工人自己不让公司缴纳的,都直接作为工资发了。此外,场地内有风扇和喷雾器等降温设施,正常温度是28至30℃。工作环境并不是家属所说的那样。

  截止到目前,公司已经支付了10万元医疗费,如果杨明兰真的遭遇不幸的话,经过当地相关部门论证后,企业愿意为此承担责任。

  那劳动部门怎么说呢?

  简单说,就是“等鉴定结果”

  昨日,记者联系上了金坛市劳动监察大队李大队长电话,李队长介绍说,9月,金坛劳动部门接到投诉后,立即组织人力物力调查。杨明兰是与立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金坛市兴牧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是其下属单位。2010年2月,杨明兰夫妇被调往金坛鸡场,杨明兰的工种是养殖小鸡。

  杨明兰重度中暑后,9月10日前,立华公司支付了69840元的医疗费,9月10日后,因为立华公司停止支付医疗费,医院停止用药和救治。立华公司和家属协商医药费时表示,前面支付的费用就算了,但后续治疗费用,应该是公司和家属各承担一半,但家属不同意这个方案。

  9月13日,经过常州及金坛当地相关政府部门协调、沟通,立华公司再次支付了3万元医药费。目前,常州市劳动部门以及卫生部门正在对杨明兰的病情进行鉴定,鉴定结果有两个可能:一个属于职业病,另一个是因公负伤或死亡。

  同时,立华公司认为杨明兰是在宿舍里中暑,不是在作业场所中暑,目前,劳动部门也在等鉴定结果。

3~15分钟,获得律师专业解答!
立即免费咨询律师
当前律师在线5495
今日律师解答9855
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
相关回答
热点话题
找法网 > 法律知识 > 劳动纠纷 >工伤事故 >工伤赔偿 > 工伤事故赔偿 >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