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知识

上诉人陆*因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

来源:找法网 2010-08-28 23:52:51阅读数: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知识产权判决书 (2004)沪一中民五(知)终第字1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陆彪,男,汉族,1962年10月1日出生,住上海市浦东新区顾路镇民建村八字桥4号。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知识产权判决书

  (2004)沪一中民五(知)终第字1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陆彪,男,汉族,1962年10月1日出生,住上海市浦东新区顾路镇民建村八字桥4号。

  委托代理人杨永涛,上海市杰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周士彬,男,汉族,1923年2月8日出生,住上海市清源环路500弄16号201室。

  委托代理人周梁华(周士彬之子),汉族,1946年9月16日出生,住上海市石泉路石岚二村35号2405室。

  委托代理人步一军,上海市沪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住所地吉林省长春市人民大街4646号。

  法定代表人成与华,社长。

  上诉人陆彪因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04)浦民三(知)初字第4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04年11月 1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4年12月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委托代理人杨永涛律师、被上诉人周士彬及其委托代理人周梁华、步一军律师均到庭参加诉讼。原审被告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周士彬根据多年积累的教学和主持柔道比赛的经验编写完成《现代柔道技法》相关文稿。2003年8月,周士彬将《现代柔道技法》一书的原稿交给陆彪,委托其联系出版事宜。在周士彬交付书稿时,书稿上的作者署名仅为周士彬一人,书稿封面上陆彪的署名系后来所加,字迹与封面其他文字明显不同。 2003年10月30日,陆彪作为著作权人与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就《现代柔道技法》一书签订出版物出版合同。同年12月,该书由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正式出版,共印制1,100册并发送给陆彪。正式出版的图书上作者署名为周士彬与陆彪。2003年12月,陆彪与周士彬共同参加第六届巴黎市长杯摔角国际邀请赛。在该次邀请赛的会议上,陆彪将《现代柔道技法》一书向与会人员散发。该书出版后,陆彪向周士彬送交了部分图书。尚留900余册图书现存陆彪处。另查,周士彬为诉讼支付律师费、交通费、复印费合计人民币3,705元。

  原审法院认为,中国公民的作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享有著作权。周士彬根据自身多年从事柔道运动的实践和教学经历编撰《现代柔道技法》相关文稿,依法对该文稿享有著作权。陆彪辩称,《现代柔道技法》一书所收图片非周士彬亲笔创作,附录内容取自1987年国家体委审定的柔道竞赛规则。对此,周士彬庭审中明确表示书中所收图片系其委托学生谭文亮等人所绘,而其自1979年开始就主持、参与附录所涉柔道竞赛规则的编写,在附录所收内容中加入了最新修改规定,且该部分仅系图书附录。原审法院认为,关于图片和附录内容,如果存在著作权争议,也系周士彬与他人之间的纠纷,陆彪辩称理由并不影响周士彬对《现代柔道技法》一书正文文字内容享有的著作权,周士彬依法对《现代柔道技法》一书享有署名权。陆彪未参加《现代柔道技法》一书的编撰,无权在该书上署名,其擅自在系争图书上署名并散发的行为侵害了周士彬作为著作权人的署名权,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陆彪辩称其与周士彬之间就《现代柔道技法》一书存在合作出版关系,其在《现代柔道技法》一书中的署名是经周士彬同意并以承担出版费用为对价的。但是陆彪提交的证据对此并未予以证明,写有陆彪名字的诉争图书原稿封面、周士彬签名赠送的系争图书扉页以及周士彬收到诉争图书原稿的收条,均不能证明周士彬同意陆彪在诉争图书上署名,而且按照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只有创作作品的公民才是作者,才能享有著作权,没有参加创作的人,不能成为合作作者,故原审法院对陆彪这一辩称不予采信。图书书稿上明确写有作者周士彬的名字,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在明知周士彬系图书作者的情况下却与陆彪签订出版合同并出版系争图书。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对其行为显然未尽其应尽之审查义务,与陆彪对侵害周士彬署名权的行为具有共同过错,应当承担连带责任。本案所涉侵害行为使周士彬内心感受屈辱、社会评价降低,周士彬就此当享有相应民事救济。陆彪与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应向周士彬本人出具书面赔礼道歉函,以抚慰周士彬之精神伤害;而对于周士彬社会评价降低系由陆彪对系争图书散发行为所导致,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对此并无关系,故陆彪应以公开方式澄清系争图书署名之事实,消除社会不良影响。周士彬在诉讼中主张两万元经济损失,主要包括图书创作辛劳费、律师费、交通费和复印费等。陆彪抗辩本案系署名权纠纷,而署名权系人身权,故不存在财产损失。原审法院认为,本案虽系署名权纠纷,不涉及著作财产权,但是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对周士彬有证据证明为制止侵害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应当支持。对于周士彬的该部分损失,陆彪和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负有连带责任,但是两者主观过错程度与侵害行为表现不同,故在承担损害赔偿时应有所区分。对于周士彬要求将已出版的《现代柔道技法》一书全部收回并销毁之诉请,考虑到已经散发的图书全部收回已无可能,同时也鉴于陆彪和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侵权之事实,原审法院对周士彬要求销毁之诉请予以支持。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十一条第一、二款,第十三条第一款、第四十六条第(三)项、第四十八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确认《现代柔道技法》一书正文文字内容著作权属周士彬所有;二、陆彪和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向周士彬出具书面赔礼道歉函 (内容须经法院审核);三、陆彪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在《解放日报》上刊登启事,澄清事实以消除影响(内容须经法院审核);四、陆彪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周士彬经济损失人民币2,964元,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周士彬经济损失人民币741元,陆彪和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对上述赔偿互负连带责任;五、陆彪和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销毁其所存有的《现代柔道技法》一书;六、周士彬的其他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010元,由周士彬负担1,410元,陆彪负担480元,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负担120元。[page]

  判决后,陆彪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主要上诉理由是: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有误。1、被上诉人在一审时提交的“原稿”是通过对上世纪出版的图书资料复制件进行裁剪、粘贴并再次复印的产物,并非如原审法院认定的“打印字体是其将自己手写稿件交由秘书或打字员分批打印形成的”,故被上诉人没有进行任何新的创作活动,不享有涉讼图书的版权。2、《现代柔道技法》应由正文文字内容、技术动作图片和附录三部分组成,原审判决将正文文字认定为独立作品,并认定被上诉人对该部分享有著作权是错误的。因为正文文字是对技术动作图片的说明和解释,两者是相互渗透、相互混合、相互依存的,各自不能成为独立作品。即便被上诉人享有正文文字著作权,其将图片部分归入书中也应得到图片著作权人的同意,并在书上予以署名。附录是一种体育竞赛规则,其表达形式也可被认定为作品,现被上诉人不能证明其参与了国家体委出版的竞赛规则的编写,而且即使其参与过编写,规则的著作权仍应属于国家体委,故被上诉人如整体引用应当标明出处,且对于具有权威性的规则任何人是不得擅自修改的,以免误导公众。二、原审判决上诉人在《解放日报》上公开赔礼道歉,没有事实依据。退一步说,上诉人的署名行为没有法律依据,造成了不良影响,其影响也只发生在法国巴黎,不是在国内。据此,上诉人请求撤销原审第一项至第四项判决。

  被上诉人周士彬辩称,上诉人多次提及《现代柔道技法》并非被上诉人编著,而是抄袭别人的,但至今未提供令人信服的证据;上诉人不仅在第六届巴黎市长杯摔角国际邀请赛的会议上向与会者散发过涉讼图书,还在国内进行过散发,而且在法国巴黎散发时我们的国家队也在场,这说明在国内是有影响的。因此,无论在程序还是实体上,无论在认定事实还是适用法律方面,原审法院都是正确的,故请求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事实基本属实。

  本院认为,从被上诉人交付给上诉人作出版之用的《现代柔道技法》书稿来看,其封面上仅有周士彬一人署名,虽然此后在封面上出现了字迹明显不同的陆彪之署名,但在上诉人未就双方对著作权归属有过何种约定提供证据且对自己未参与过该书的创作不持异议,被上诉人又明确表示书中所收图片系其委托学生谭文亮等人所绘,而涉及柔道竞赛规则的内容仅系图书附录的情况下,原审法院认定《现代柔道技法》一书正文文字内容著作权属周士彬所有并无不当。鉴于上诉人未就其所称自己在涉讼图书上署名已经得周士彬同意等事实提供充分的证据,而且著作权中的署名权应当是确认作者身份的权利,不存在转让、放弃或许可未参与创作的人共同署名,故陆彪和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理应对侵害周士彬署名权的行为承担相应的赔礼道歉、赔偿原审原告因制止侵权所产生的合理开支等民事责任。[page]

  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没有进行任何新的创作活动,不享有涉讼图书的版权。本院认为,首先,上诉人未就其所述结论之理由提供相应证据予以佐证;其次,一部作品可以是原创的,也可以是汇编而成的,亦或是两种情形兼而有之,因此,即使书稿上隐现有“裁剪、粘贴并再次复印”等迹象,在上诉人未指明被裁剪的“上世纪出版的图书资料”之具体书名、作者和内容的情况下,不能以此否定署有周士彬姓名书稿之著作权归属。需要指出的是,“打印字体是其将自己手写稿件交由秘书或打字员分批打印形成的”系原审判决认证过程中对原审原告陈述意见的归纳,而非原审法院认定事实的一部分。

  上诉人认为,原审判决将正文文字认定为独立作品,并认定被上诉人对该部分享有著作权是错误的。本院认为,对于正文文字与技术动作图片这两部分,虽可以认为前者是对后者的说明和解释,但不能据此表明两者不可以分割使用,更何况被上诉人周士彬已明确图片系委托他人所绘,故原审法院在被上诉人未就涉讼图书委托创作部分的权属问题进一步举证的情况下,单独就正文文字的著作权归属予以确认并无不妥。对于图片部分的署名问题,如存在争议,也不影响周士彬对原审两被告侵权行为的主张。至于附录部分,主要系国际柔道比赛规则和裁判法,应属规范性文本,被上诉人周士彬将其作为图书附录编入《现代柔道技法》一书中也是合乎情理的,且即使不注明出处,根据附录内容一般读者也不会认为附录部分系周士彬独创。

  上诉人还认为,被上诉人主张的不良影响只发生在法国巴黎,原审判决上诉人在《解放日报》上公开赔礼道歉没有事实依据。对此,被上诉人称,上诉人在第六届巴黎市长杯摔角国际邀请赛的会议上散发涉讼图书时,我们的国家队也在场,这说明在国内也是有影响的。本院认为,被上诉人的辩称意见可予采纳,上诉人就公开赔礼道歉范围提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基本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五十七条、第一百五十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010元,由上诉人陆彪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免费快速咨询,获得专业律师解答!

立即免费咨询

当前律师在线 5375今日律师解答 3488

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
相关回答
热点话题
找法网 > 法律知识 > 侵权责任法 >一般侵权责任 > 著作权侵权 >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