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知识

长沙步行街:拆迁指挥部吞噬拆迁户千万元补偿款

来源:找法网 2008-10-16 23:20:39阅读数:

2008年10月1日。长沙市黄兴南路商业步行街一商铺。 商铺已有人经营,而地是杨白云的。 杨白云记不清多少次来到这块本来属于自己的地,数年的维权经历让他心力交瘁却有心有不甘。这个国庆,这次维权,杨白云及其家人遭到保安和不明人士的殴打头破血流。 作为这块地的合

2008年10月1日。长沙市黄兴南路商业步行街一商铺。

商铺已有人经营,而地是杨白云的。

杨白云记不清多少次来到这块本来属于自己的地,数年的维权经历让他心力交瘁却有心有不甘。这个国庆,这次维权,杨白云及其家人遭到保安和不明人士的殴打——头破血流。

作为这块地的合法主人,杨白云何以遭此下场?

“这地不能出让,只能转让,但我没有在转让协议上签字”

现年56岁的杨白云原系长沙市顺利物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该公司曾在长沙市最繁华的商业中心之一坡子街10—12号,拥有一栋5层的“顺利”商厦。

但从2001年7月10日凌晨始,顺利商厦就不复存在。

杨家人告诉《新湘报》记者,2001年7月10日凌晨5时左右,顺利商厦被众多公安、城管等等人士包围,公司员工被驱逐,商厦的设备被哄抢。杨白云的父母也因此病故。

事情源于2001年黄兴南路步行商业街的修建。

据悉,2001年2月16日,长沙市政府发布通告,规定拆迁腾地范围为“司门口至南门口23米路幅西线”,即黄兴南路向西扩宽23米。

步行街的全部路幅和主题建设用地的拆迁工作,仅用了50个工作日,步行街从5月2日正式开始动工兴建,由长沙三兆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兆公司)负责开发。

在扩宽黄兴南路后,杨家人正为顺利商厦未在拆迁范围内而高兴,厄运却向他们袭来。

在拆迁工作已经结束后,黄兴南路步行商业街工程拆迁指挥部于5月9日下达了一份《拆迁腾地通知书》,限定顺利商厦在5月15日前自动搬迁腾地。

杨白云向拆迁指挥部提出了异议,理由是依据长沙市政府发布的拆迁通告,顺利商厦不再拆迁范围之内。

“根据《土地管理法》规定,顺利商厦不属于旧城改造范围之列,无需拆迁。”杨白云告诉记者,顺利商厦用地已出让一次,按相关法规不能再次进行出让,只能进行转让,但当时的开发商三兆公司并没有让他履行签订手续,而拆迁指挥部更是将顺利商厦强拆。

据悉,长沙市政府于2001年5月16日将顺利商厦划入三兆公司补办的开发红线图内,供该公司在次块地皮上建造一栋4层的商铺楼。

“转让费1700多万元,还有1000多万元不知去向”

据杨白云回忆,尽管当时自己没有在转让协议上签字,但地还是被“拿”走了。

杨白云还告诉记者,开发商三兆公司为拿到这块地向步行街拆迁指挥部支付了17000多万元的转让金。

杨白云称自己的债权人仅得到581万,由天心区人民法院支付,这笔钱来自三兆公司向拆迁指挥部支付的转让金。

剩下1000多万元究竟用作何处?杨白云不得知。

三兆公司答应补偿杨白云600万元,并向长沙市房管局提出了申请,后获准,并由天心区法院强制执行。

杨白云称,顺利商厦1至4层,经长沙市房地局评估事务所1998年价值为1600万元,未评估的第5层价值300万元。

杨白云拒绝拆迁。

拆迁指挥部对顺利商厦采取了断水、断电、驱赶经营户等强迫措施。其后,于2001年7月20日凌晨5时许一举将顺利商厦强行拆除。

2001年9月5日,杨白云于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控告长沙市政府对顺利商厦的违法拆迁。

长沙市中院先后于2001年11月15日和2002年4月6日两次开庭审理此案,长沙市政府的代理人彭国元第一次拒绝举证,并当庭向审判长提出把此案移交天心区人命法院审理,长沙市中院没有采信,第二次开庭时,彭国元等人以“集体出差”为由不到庭,至此,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无法审理该案件。

杨家人称当时承办的法官说“我们端着市政府的饭碗,怎么判?还是让市政府解决吧!”

杨白云曾就此事多次上访。

天心区信访局在向省、市信访局的汇报材料中,杨白云发现大量虚假情况,而最明显的是,天心区政府将顺利商厦距黄兴南路西线24米改为仅16米。

如果16米的间距成立,那杨白云的顺利商厦就是长沙市政府修建步行街无偿收回土地使用权范畴,理所当然要拆迁。

“主审法官竟为拆迁指挥部负责人”

2003年7月19日,杨白云诉市政府拆迁指挥部案移交天心区人民法院行政庭审理。

杨家人告诉记者,负责审理此案的天心区法院副院长文彩,同时也是步行街拆迁指挥部的主要领导。

杨家人提出了“要求文彩回避”的要求,但并未获准,之后开庭期间,曾数次休庭,最后,法院最后判定“似同自动撤诉,本案按自动撤诉处理。”

天心区法院的裁定还造成杨白云不能上诉,只能待6个月后才可重新起诉,可杨白云在规定的时限之内重新起诉时,长沙中院以同一事实不能再诉为由,彻底关闭了法律途径解决问题的大门。

政府违法背后的利益链条

付诸法律无门,杨白云只能上访。

至今,他没有得到开发商的分文补偿。顺利商厦地仍旧是他的。

据杨白云告诉记者,顺利商厦尽管被人强拆,但开发商三兆公司仍无法办理该地的相关手续,尽管其支付了17000多万元的转让金。

杨白云称理由之一没有在转让协议商签字,但杨白云仍有顾虑。据杨白云回忆,因当时丢失身份证时来到公安局重新办理,结果发现自己在公安局户籍资料上的头像被一个“秃头”代替。是否有人假借自己的名义与开发商签订转让协议,杨白云曾就此多次询问开发商三兆公司都遭拒。

其二,1996年杨白云以顺利物业公司向中国银行贷款 560万元购买了顺利商厦,因为有银行的外债没有清偿,顺利商厦的相关手续办理难以为继。

杨白云还告诉记者,1998年顺利商厦经长沙市房地局评估事务所评估价巳达1700多万元,到2001年该商厦被拆时,已上升到数千万元。

按照长沙市房地产局[2001]107号预售批复,售价超过了3万元每平方米,如果按3371.67平方米计算,顺利商厦则可售过亿元。

“当时拆迁时算的补偿为3000元左右,但开发商当时已开始对外销售,价格在两三万元不等。”杨白云对如此低的补偿感到不可思议。

如今,开发商在商厦原址上建成了相同结构的四层商铺,目前售价更是高达10万元每平方米以上。

据悉,长沙市步行街领导小组原副徂长、时任长沙市财委主任的缪佐明因腐败获刑。 [page]

2004年,经长沙市财委抽调到指挥部的一位女士举报缪佐明等五人用私分款每人购买了50万元城市建设债券。

长沙中院(2005)长中刑二初字第73号判决书中显示,缪佐明因在“五一特区安置综合楼” 工程和商业网点建设资金上大肆受贿被判刑,并非步行街项目被起诉。

顺利商厦的1000多万元转让金何去何从向,杨白云疑虑重重。

对于顺利商厦,杨白云取得了50年土地使用权,即从1996年至2046年,在杨白云本人没有签字的情况下,土地是如何转到开发商名下?

当地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从长沙市2001年5月16日补发给开发商三兆公司的红线图可以看出,顺利商厦所处的位置,即不占用黄兴南路扩建后的路幅,又不是其他城市公共设施建设用地,完全没有必要拆迁。如果该商厦不符合商业街整体设计要求,完全可以通过业主自主改造或重建来达到要求。

免费快速咨询,获得专业律师解答!

立即免费咨询

当前律师在线 6416今日律师解答 20650

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
相关回答
热点话题
找法网 > 法律知识 > 房产纠纷 >房地产动态 > 房地产动态 >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