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知识

侵犯作品署名权案例

来源:找法网 2019-01-23 15:53:06阅读数:

署名权是一个作者的基本权利,但是我们生活中总是有一些不好的现象,例如去参加某些比赛的投稿,最后出来的作品明明就是你的作品,可是署名和的获奖者都不是你,这就是作品被冒名顶替了,这类现象虽然已经不多可是仍然存在,今天找法网小编和大家一起讨论的法律问题是侵犯作品署名权案例。

  一、署名指示权

  如果作品署名发表,其他人在以后以出版、广播或改编等各种形式公开利用时,应当说明其署名。也有人称该项权利为姓名指示权,并强调在公开利用时须指明作者的姓名。笔者认为此说不妥。因为作者姓名也是个很复杂的问题。一个人的姓名(广义上的)可能很多,用某一作品署名的往往仅其中一个,使用作品时指出作者的其他姓名可能恰恰违背作者的本意。因此,从署名权的本质出发,在公开利用其作品时,如事先未经作者特别同意,就只能准确指出在其作品上所署的姓名。

侵犯作品署名权案例

  二、侵犯作品署名权案例

  上诉人王世明因与被上诉人高小华作品署名权、发表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王世明的委托代理人熊昭、陈宗石,被上诉人高小华及其委托代理人仲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决主要事实:王世明创作的美术作品多次获奖,高小华创作的美术作品在国内外多次荣获大奖并被收藏。2001年3月16日,重庆红岩革命纪念馆委托高小华创作设计大型艺术景观《红岩启示录》专题陈列油画部分,同年11月1日,双方签订工程合同。合同约定承包工程内容:油画设计方案及小样及所有油画的装裱和装置;实施工程时间:2003年9月底完成油画作品《周恩来和他的朋友们》(10m×3。5m),并在展厅安装及表面处理加工完毕;大型艺术景观《红岩启示录》中油画作品的著作权、署名权归高小华等。高小华随合同提交了《红岩启示录》的总体设计小样及《周恩来和他的朋友们》的草图索引。同年12月,油画部分创意及全部草图完成并经重庆红岩革命纪念馆审核认可。2002年4月《周恩来和他的战友们》素描稿的创作工作完成。2003年5月,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美术》杂志第5期上登载了美术作品《周恩来和他的战友们》第三素描稿全图一幅(9m×1。8m)、第四素描稿左半部图和右半部图各一幅以及第四素描稿局部图六幅。《美术》杂志在登载上述作品同时配有主标题“为艺术使命背上十字架”、副标题“关于创作《红岩启示录》的一封信”。信的要点是:2001年春,高小华以独立制作人的身份承接了中宣部重点项目,担任大型艺术景观《红岩启示录》的总设计师及该项目油画创作工程的总负责人。高以极大的勇气、毅力及才华,经过近半年的艰苦创作,数易其稿,终于完成了这项构思独特、令人耳目全新的艺术景观设计方案。2003年《党员文摘》第7期再次刊登了《周恩来和他的战友们》第四素描稿局部图,该期《党员文摘》目录载明红岩魂:《周恩来和他的战友们》第四素描稿局部/高小华/彩插。发表的作品名称与高小华和重庆红岩革命纪念馆合同中确定的作品名称不同,但双方确认作品所要表现的内容相同。高小华认可王世明曾经参与过几天创作并向其支付相应报酬5千元。王世明提交的《周恩来和他的战友们》素描稿草图1、2、3、6为原件,4、5、7、8为复印件,原件的形成时间无法进行司法鉴定。王世明不能提供《周恩来和他的战友们》素描稿第8稿草图已交高小华的证据。其提供的从杨昌海处借得的胡子昂照片不具有唯一性。2004年6月16日,法院对重庆红岩革命纪念馆现场勘验,纪念馆触摸屏从左至右滚动出现油画《周恩来和他的战友们》,触摸屏左下角交替显示“油画《周恩来和他的战友们》3M×15M”和“油画作者:高小华、赵晓东”。证人赵晓东先后分别向双方当事人作出相反证词,且未出庭作证。证人朱德富、沈小虞、张远华均出庭作证,确认陈述真实。

  三、著作权的行使限制

  权利的行使应受限制,这是现代民法的基本要求之一。尽管法律没有规定,在有些情况下,署名权的行使也应受到限制。如某作者在作品出版前决定不在作品上署名或署上一种姓名,在书稿印成后又要求署名或改变署名,除非出版社愿意接受,否则作者的要求就难以实现。再如,有些作品已经多次使用后,使用者难以表示出原作者姓名,如经多次演绎的作品,即可不指出其姓名。

  著作权的侵犯案例在我们的生活中其实存在很多,但是由于作品这类物品并没有限制只有一个人能够创造,思想也是可以吻合的,因此知识产权中作者的权利实在有点难以判决,取证难度较大,以上就是找法网小编为大家整理的侵犯作品署名权案例的相关知识,希望对您有帮助。

3~15分钟,获得律师专业解答!
立即免费咨询律师
当前律师在线6957
今日律师解答18631
推荐阅读
相关阅读
相关回答
热点话题
找法网 > 法律知识 > 知识产权 >著作权法 >著作权内容 > 署名权 >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