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知识

盗割通信电缆应定盗窃罪还是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

来源:找法网 2007-03-08 22:19:00阅读数:

案情: 2004年4月4日晚,陈某伙同周、任二人将开县架设在长沙镇江银村和兼善乡平河村地段内的正在使用的通信电缆线600余米盗割,造成238户电信用户无法使用,直接经济损失达2万余元。案发当晚,电信报警系统显示后,电信部门即向公安报案,经搜山堵截,现场抓获作案嫌

案情:


2004年4月4日晚,陈某伙同周、任二人将开县架设在长沙镇江银村和兼善乡平河村地段内的正在使用的通信电缆线600余米盗割,造成238户电信用户无法使用,直接经济损失达2万余元。案发当晚,电信报警系统显示后,电信部门即向公安报案,经搜山堵截,现场抓获作案嫌疑人之一陈某,另两名嫌疑人外逃,下落不明。


分歧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陈某等人的行为涉嫌盗窃罪。其理由是:陈某等人的主观上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想将被盗割的电缆线卖钱三人分掉;客观上又实施了秘密窃取公私财物的行为,并造成了直接经济损失达2万余元的后果。


第二种意见认为,陈某等人的行为涉嫌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其理由是:陈某等人所盗割的电缆线是正在使用的通信电缆线,尤因他们的行为造成了238户电信用户的通信联络中断,危害了电信用户的公共安全。


第三种意见认为,陈某等人的行为触犯了盗窃罪与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两个罪名,属于牵连犯,作为牵连犯应按法定刑最重的一罪论处。


评析意见:


笔者同意第三种意见,其理由是:陈某等人的主观上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客观上又实施了秘密窃取公私财物的行为,但陈某等人所盗割的电缆线是正在使用的通信电缆线,造成了238户电信用户的通信联络中断,危害了电信用户的公共安全。因此,陈某等人的行为同时触犯了盗窃罪与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两个罪名,属于牵连犯。所谓牵连犯,是指以实施某一犯罪为目的,其犯罪的方法行为或结果行为又触犯其他罪名的犯罪形态。作为本案的陈某等人,主观上就是想将盗割的电缆线卖掉分点钱,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而采取了秘密窃取的手段,然而所盗割的电缆线是正在使用的通信电缆线,陈某等人也明知是正在使用的通信电缆线,却怀着不会被发现的侥幸心理而去盗割。对于牵连犯,我国刑法理论通行的观点主张,应当采取吸收原则,按法定刑最重的一罪论处,而不实行数罪并罚。那么本案是定盗窃罪,还是定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就要看处罚情况。我国《刑法》第264条规定,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的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我国《刑法》第124条规定,破坏广播电视设施、公用电信设施,危害公共安全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page]


从以上规定看,盗窃罪的最低刑期低于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但最高刑期又高于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作为本案,所认定的损失2万余元是按照恢复电话线路所需要的材料、运费等计算的,是属于直接经济损失。如果要以盗窃罪论处的话,那么认定的损失就不能以直接经济损失计算,而应以电缆线实际的价值计算(包括电缆线折旧等因素),这就需要重新评估的问题。同时盗窃罪还存在既遂与未遂的问题,作为本案的陈某等人,虽然已将通信电缆线盗割下来,但还未运走即被发现,即还未将财物占为己有,属盗窃未遂。对于未遂犯应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鉴于此,陈某等人的行为以破坏公用电信设施罪认定比较合符客观实际。


免费快速咨询,获得专业律师解答!

立即免费咨询

当前律师在线 22985今日律师解答 23834

相关阅读
相关回答
相关标签